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三妹修仙 第七章 凤仪遗迹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8:24:11

三妹修仙 第七章 凤仪遗迹

近年来,要说整个修真界最为轰动的事,首先不得不提,中州第一大派玄天宗的掌门弟子结丹一事。当然作为第一大门派,玄天宗结丹的弟子不是没有,但没有哪个比得上少年天才的掌门弟子白少羽,五百年结丹成功。放眼修真界,莫说结丹的修者,就是能够顺利筑基的,都已极为少见。现在这世道,小门小派的能够有个结丹的修者坐镇已是了不得的一件事了。

昆仑九重峰,能里愈强,便能愈上。相传千年前,昆仑山玄天宗的修者最高可居住八重峰,而今,修为较高的结丹修者也堪堪仅能居住在四重峰。

此时,四重峰掌门居所,虽入了深夜,然灯火仍旧亮着,“此次凤仪山遗迹,各大门派皆会前往,羽儿你乃为师最为看重的弟子我玄天宗门下弟子就要交由你看护了。”开口的,乃是一须发皆白的清癯老者,双目神光闪烁,看向恭身立在身前的弟子。

“是,师父放心,弟子定不负师父所托。”听得凤仪山三字时,白少羽神色微微一变,但很快便恢复应有的恭敬神态。师徒二人又闲聊几句,白少羽便离开了屋子。山风凌冽,吹乱了他一袭衣袍,平静无波的心,如同晴朗干净的夜空,偶有云丝滑过。

凤仪遗迹的出现至今成谜,只流传其五百年前现于归墟海中,当时一被夺宝受伤的修士,气息奄奄中坠入遗迹中,所有人都认为的其必死无疑,但任谁也没有想到,十年后重新出现众人面前的那位修士,当初被毁的修为全然恢复不说,更是由当初炼气修为晋级到了金丹。

消息传来,整个修真界差不多要疯狂了。可惜的是,至那之后,再也无人进入那秘境中。直至五百年前,靠着当初各大门派查探的消息,还是寻得了蛛丝马迹,探出了遗迹出现的征兆。

当时各大门派为争夺秘宝,死伤惨重,各门派中精英弟子几乎死绝,好些门派至此湮没于世。后来各大门派决定由琰天大陆一流门派各派人共同设下禁制,仅允许筑基以下修为的修者进入,也规定了凡进入遗迹中便不得随便伤人的规定。

早在去年,便有人发现归墟海中,总有金光闪烁。起初不过如银盘一般,而后慢慢的扩大,直至入视线以内的归墟海全部闪烁着金光,犹如明日。整个归墟城再无夜晚。这便是征兆。

归墟海远离十洲,迄今为止,无人的探得它的边缘,有传言,在它的尽头,连着上界;也有传言,它的尽头,乃是闻之色变的魔界,诸说纷纭,无一个是真实的。

而离着归墟海不远的地方,千年前还只是个贫困至极的渔村,至凤仪遗迹开启之后,成了人人趋之如骛的地方,很快有小村庄发展成容纳百万人的大城。

随着凤仪遗迹即将现世的消息传出,本就热闹无比的归墟城愈发的热闹。几乎每日里都能见到各大门派的门人前来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作为第一大门派的玄天宗,至今还未到。到是让人浮想联翩,说什么的都有,到了最后反而一致认为人家作为大门派,只要最后一天赶到就行,这就是人家的派头。

话说回来,作为金丹修士的白少羽当然不会处理弟子的琐事,他主要的任务便是暗中保护这些弟子。像玄天宗这么大手笔的派个金丹修士跟随保护的可是很少。按理来说,应该是件很顺利的事儿。

能有机会随着师门前往遗迹,大部分乃是宗门的内门弟子,其中不乏各大长老的亲传,偶有几个幸运的外门弟子,只是这些外门弟子多数被内门弟子当着奴仆使唤。

这日,一行人寻了个偏僻的山头歇息,其中外门弟子很自觉得四下查探,顺带搜寻些可以入口的食物。便有人发现离着不远处有座庄园,精致玲珑。在它的四周,并不见高高的围墙,仅仅是以半人高的郁葱灌木,以半月形状环住。被半月环住的是泛着粼粼波光的湖面,盈满了西下夕阳的金红余晖。白色的曲折回廊,将各处的屋宇连接起来,极是美丽。

虽然深山中出现这样的庄园,令人生疑,但禁不住多日的赶路,着实让人辛苦,何况其中大部分的弟子,不是出生世家,便是天资出众,皆是娇声惯养的主。何况他们作为天下第一大门派的修士,还是自信,不会有人不长眼的去惹他们的。

如此一想,负责带领他们的温礼墨朗声道,“我等乃玄天宗弟子,路经宝地,可否请主人赐我等一席之地,以作歇息?”温润清郎的嗓音,透着股真诚与正直。且他整个人就如同他的名字,由里及外,散发着温文尔雅的气息,五官柔和,眉眼清秀,很是让人舒服。

呈现出弧形的大门上,乃是由着不知名的藤蔓组成,茂盛的叶子汇聚一起,入眼的便是满满的绿色,粉白的花朵,羞涩的自层层叠叠的绿叶中探出柔美的身姿,似如翠色玉盘上洒上的宝石。

夹杂着芬芳的清风拂面,如同情人的手,抚摸着脸庞。透过缝隙向着里头瞧去,白色的回廊将那碧透的湖面分隔成了几部分。每一部分的湖面上,布置的景色亦是不同,匠心独具,别具一格中,不失优雅灵气。足以看出,此间主人该是如何的灵秀。

少顷,回廊中出现一翠色身影又远及近,似缓缓走来,却在眨眼间就到了众人面前,莲步轻移间,身姿婀娜,步步生花。抬起微微垂下的脸,露齿而笑,如玉生晕,动人之极。“客人原道而来,我家主人本应亲自前来,奈何这几日闭关修行,无法迎接。请客人见谅。”言罢,微微侧身,作了引路的姿势。

温礼墨拱手作揖,“待你家主人出关,替我等多多感谢。”不动声色的观察片刻,私下惊愕不已,因着他根本瞧不不出眼前的女子,修为何几。不免生出几分警惕,同时又察觉不出任何恶意,说起来,他们此行除却有个玄天宗弟子的名头,便没有任何可供旁人觊觎的东西。

“师兄,没事吧?”鲁卿卿轻声问道,她看不透这女子的底细,总归有几分担忧。且她年纪轻轻,便已行走万里,颇能吃苦,根更是知晓人心难测,依着她的想法,还不如就在外头随处寻个地方歇息一晚便可。

“放心,不会有事!”温礼墨安慰道。此地也无妖气,不会是妖魔的地方。而修士更加不会与玄天宗为敌。

翠衣女子领着大伙到了一处独立的小院,“这里的空房间,客人可随意安排!灵烟告退!”言毕施了一礼后,施施然然的离开了。曼妙的背影,很是惹人遐思。

房间里铺着浅褐色的木制地板,夜明珠柔和的光晕下,泛着淡淡的光泽。同色调的桌椅,床榻,望之让人心生暖意,继而涌上微微的倦意。到了下半夜,房间之中诸人皆是睡得极为熟了。

除却树叶沙沙作响,独立于湖心之上的屋子中,异常安静。水汽浓郁凝结成白茫茫的雾气,自湖心缓缓的升腾盘旋,一点点的浸润上来。

衣衫浮动,缎带似如有生命般游移浮动,朦胧雾气之中,若隐若现出女子的身影。随着月上半空,随时欲会消失的透明身影,渐渐凝实起来。

岸边悄然而立的正是先前引路的翠衫女子灵烟,红唇紧抿,神情恭敬肃穆等着湖中的女子。湖水平静宛如镜面不见涟漪,但那湖心中的女子却是逐渐靠向了岸边。

月光温柔的洒在轻扬的藕臂,使它露出了美丽的面貌,骨肉匀称,线条优美,带着微微的透明色泽,似乎可以瞧见里面流淌的液体,循着藕臂瞧去,精致的缩骨之间,略微凹陷,恰被一水滴形状的宝石给遮掩。肌肤雪白细腻,好似微微用力就能有水流出。

双臂轻轻的搭在灵烟伸出的胳膊上,稍许用力,整个人便移向了岸边。被那氤氲水雾遮住的脸庞,悉数暴露了出来。这是张极美极美的容颜,柔细的眉头下,是一双溢满了浓浓水汽的浅色眸子,略挑的眼尾旁,蜿蜒缠绕的花纹,不知是丹青描绘,还是天生图腾。

她的睫毛并不浓密,几乎可以说没有。倘若旁人生了这样的眼睛,顿会觉得怪异无比。然而生在她的脸上,则自然无比,好似她的眼眸天生就该如此。玲珑精致鼻子下面,是淡的全无血色的双唇,此刻正微微张开,依稀能够瞧见泛着光的雪白牙齿。

一手拖着脖颈处,侧身斜斜的躺在岸边,任由着了层层叠叠的裙子下半身,侵泡在水中。忽然一道涟漪绽开,泛着蓝芒的修长巨大的鱼尾,自水中穿出。

“睡下了?”高山之上的泉水叮咚,由着粉唇吐出。

“回主上,皆是睡了!”灵烟跪坐其旁边,一面轻捶肩膀,一面儿回道。

嗯,女子轻轻颔首,浅色眸子中流出满意之色。“你做事我总是放心的。”素手轻摆,示意灵烟停下后,优雅的直起身子。掌心朝上,五指微微并拢,但见那偌大小院转眼间缩小成一手可握。“咦?”

成都送子鸟医院专家
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有哪些医生
卵巢早衰怎么调理
安徽手术治疗白癜风
汕头治疗妇科好一点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