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万法梵医 第七十一章 京大公寓

发布时间:2020-01-18 09:44:50

万法梵医 第七十一章 京大公寓

“京大是名校,肯定不会允许你们这种垃圾存在的。”

打伞男生不忿。

“对呀,我们只是小人物,但你们不同,你们可是要考京大的优等生呀,万一因为这点破事,导致声誉下降,被学校讨厌,影响了评价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中年汉子常年干这活儿,早知道这些学生最怕什么了,一句话,就把他们说的犹豫了起来。

“好吧,我吃点亏,二千块,不能再少了。”

中年汉子也不蠢,知道这些学生苏日安出门在外,带了不少旅费,但是也不能逼急了,不过二千块,也足足赚了五倍的差价了。

“斌哥!”

打伞男生的脸皱的像一张苦瓜,二千块呀,母亲要辛苦一个月,才能赚到这些薪水。

“算我们认栽!”

王斌狠声,盯着中年汉子:“等我考上了京大,这笔账,会和你算得。”

“哈哈,好,我等着。”

中年汉子有恃无恐。

王斌一伙儿交钱,走人,冲进了公寓中。

“喂,别坐着了,下车吧!”

中年汉子靠着摩托,美滋滋的数着钞票。

“我有钱!”

卫梵撑开伞,站在了雨中:“但是不想给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中年汉子抬头,愕然地看着卫梵,那些被他宰过的学生,不是说没钱,就是哀求,总之态度很软,像这么强硬的学生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长街上,雨水肆虐,冲刷着大地。

“斌哥!”

打伞男生听到了后面的对话,不由的停下了脚步。

“太年轻气盛了,人家敢收黑钱,肯定有后台,不然早被京大打掉了。”

王斌冷哼,他其实也咽不下这口气,只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,那就是等到考核结束后,弄清了这个家伙的来历,再算总账。

“按照说好的,五十!”

卫梵付钱。

“哈,这么点,你打发乞丐呢?”中年汉子舔了下嘴角:“你现在不交钱,等明天我们来收,可就不是这点了。”

“还会涨价?”

卫梵嗤之以鼻。

“是按照高利贷收哦。”

中年汉子阴阳怪气:“你住在这儿,想跑都跑不掉,对了,让校方知道你欠了这种钱,恐怕会直接剥夺考试资格吧?”

“卫梵!”

曹初升想花钱了事,可是他知道卫梵绝对不会妥协,简直纠结死了。

“别废话了,快点掏钱,雨下大了,老子还等着去接第二批学生呢。”

中年汉子催促着,往卫梵身边走了几步,抬腿就蹬向了他的小腹,不给这些学生一点颜色看看,他们是不会畏惧的。

卫梵没动,因为站在车厢旁边的茶茶忍不住了,双手举起了换盆,重重的砸在了中年汉子的头上。

砰!

咔嚓!

花盆裂缝,掉了一块,中年汉子惨叫着,一头趴在了地上,雨水冲刷着血水,氤氲开来。

“干得不错!”

卫梵夸奖。

“嘻嘻!”

茶茶咧嘴一笑,跳下了车厢,举着花盆,又朝着中年汉子来了一发。

砰!

想要爬起来的中年汉子又摔向了地面。

“该死,你知不知道我们是黑鸦死团罩着的,得罪了他们,你一定会被杀死的。”

中年汉子咆哮。

这条名为朝日的长街并不繁华,建筑也多年代久远,其中最扎眼的还是隶属于京大的招待大楼。

十二层的公寓,在清冷的雨幕中,依旧透着浓浓的生机和书卷气息,这是那些考生们带来的。

“快去看呀,街上打起来了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可恶,又是那些开黑车的在闹事,怎么没人收拾他们?”

临街的一面,很快就伸出了一颗颗脑袋,朝着下面张望,然后就愣住了。

一个小萝莉蹲在地上,双手抓着一个花盆砸黑车司机,旁边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年,为她打伞。

“黑鸦死团?比小刀会厉害吗?”

卫梵无聊的问了一句,吩咐曹初升:“你先把东西拿进去吧!”

“我和你一起!”

曹初升知道这是好友准备独自抗下这件事,没答应。

“小刀会虽说是上京第一势力,不过早就夕阳落败了,现在最厉害的是黑鸦死团,虽说团员不多,但是各个悍不畏死,凶猛残霸,因此打下的地盘最多。”

中年汉子恶狠狠地盯着卫梵:“你们这种外地人,根本不知道黑鸦的可怕。”

“我等着见识一下。”

卫梵把五十块钱甩到了中年汉子的脸上:“茶茶,走了。”

“哈哈,有种你一个铜板都别给我。”

中年汉子鄙视,爬了起来,准备发动摩托。

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卫梵取出一片森千萝的叶子,叼在嘴边。

“什么?”

中年汉子愕然。

“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。”

卫梵看到对方没动,一把抓住他的头发,砰的一下,把脑袋磕在了车壁上:“快点!”

“哇哦!”

围观的学生们惊呼,新来的这个,不是善茬呀!

“算你狠!”

中年汉子妥协,只是骑上摩托离开,还不忘回头威胁:“你给我等着,黑鸦死团会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恐惧中!”

“别担心了,出事了,我负责。”

卫梵安慰着好友,拿着行李,走进京大公寓。

大厅内有不少人,还有一些从楼上跑下来,准备打听下卫梵的身份,他们在这里住了好些天,胆敢反抗那些黑车司机的,这可是第一位。

“你好,我叫屈飞,来自东山第一中学。”

打伞男生很兴奋,卫梵做了他没敢做的事情。

“把你们的钱拿回去吧!”

卫梵把钱包递给了曹初升:“你给他们发一下,然后去问问,谁被那个司机坑过钱,都分一些给他们。”

“好的!”

曹初升不蠢,知道这是一个结交人脉的好机会。

“啊?”

打伞男生有些发愣,没想到钱还能回来,顿时开心的看向了领队:“斌哥。”

“你要小心些,那些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王斌脸色阴沉的走向了看台:“我的钱就算了。”

“他什么意思?”

曹初升不解。

卫梵耸了耸肩膀。

“咦,斌哥!”

打伞男生不明白首席生为什么生气,但是一些脑子转得快的猜到了。

考生们来京大,谁不想出人头地,一展风采?结果刚到,便被讹了钱,如果大家都一样忍气吞声,也就算了,可偏偏有人站了出来,自然会显得他们胆怯无能。

王斌是一个骄傲的人,发生这种事情,他怎么可能不埋怨卫梵?

“我们是东山第一中学的人。”

王斌拿出证明,报上了来历,如果是以前,他会自豪的说出首席生三个字,可是现在,羞于启齿。

“这都是那个小子害的!”

王斌心中咆哮。

“你们想住哪个房间?”

公寓管理员是一个五十岁的大妈,随便瞅了一眼证明书,就继续修剪她的指甲。

“还能自己选?”

屈飞凑了过来:“房间都一样吗?”

“十六人间,十二人间,八人间。”大妈介绍:“当然,你要出得起钱,二人间也有。”

“啊?还要花钱?这不是校方按照分数,为那些有可能考上京大的优等生们提供的一项优惠服务吗?”

屈飞也不是好糊弄的。

“不想花钱,你可以住十六人间呀!”

大妈翻了一个白眼,那些两人间,都是她私自改建的,不过她是学校一位领导的亲戚,就算被举报,也不怕。

“我们住十二人间。”

考试期间,要尽量休息好,所以王斌根据己方的人数,选了一个好房间:“要尽量安静一些的。”

“登记一下!”

赚不到多少钱,大妈态度敷衍:“你们两个呢?”

“两人间!”

卫梵刚说完,便被曹初升拉了一把打断:“太浪费了,咱们住十六人间就好。”

“茶茶怎么办?”

卫梵蹙眉,总不能让小女孩和一群男生去挤一个房间吧?那太不方便了,而且森千萝和盗草人的秘密,也不能暴露。

“先申明,除了考生,其他人是不能在这里住宿的。”

大妈粗声粗气,斜瞥着小萝莉。

“住两人间总可以了吧?”

卫梵反问。

“要加钱!”

大妈舔了下嘴唇,其实只要有钱,规定都是狗屁,你就是带女人回来住宿都不是问题。

“你别太得寸进尺了,信不信我把事情闹大,联合起所有的考生反抗你?”

卫梵也恼了,身体前倾,盯着大妈:“到时候你一毛钱都得不到。”

如果是别的考生这么说,大妈才不在乎呢,可是这个愣头青,刚刚揍了黑车司机,她还是有点惧怕的。

“两人间,三千块一个月,住不够也不退!”

大妈妥协了。

“好!”

卫梵交钱。

“走,我带你们去房间。”

大妈开心了,今天晚上有钱大吃一顿了。

“不是我说,你们赚大了,二人间都在顶楼,风景极好。”

大妈喋喋不休,推销着各种商品。

房间的位置不错,在走廊的靠里一些,比较清静,而且布局和陈设虽然有些陈旧,但是洗的很干净,有一股花草的清香。

“不错!”

卫梵很满意:“茶茶,去放东西。”

“哦!”

茶茶眉开眼笑的冲了进去,将森千萝摆在了窗台上。

大妈舔了舔拇指,数着钞票,刚下楼,一个胖子就跑上来了。

“妈,神武预备军的人要订那些二人间,全要了。”

胖子很兴奋。

北京北城医院看病怎么样
南京肛泰医院主治医生
蚌埠治疗卵巢炎医院
赣州正规妇科医院
河北治疗牛皮癣价格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