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反派公敌 第三十五章 衣冠禽兽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15:55

反派公敌 第三十五章 衣冠禽兽

牧均的店里,场面有些沉寂。

在经历了一场痛苦的人生历程之后,玉华君以袖遮脸,用郑重的语气对陶道明说道:“陶道明,你什么也没有看见!”

强忍笑意,陶道明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师兄你放心,今天我什么也没有看到。”

“看到了就是看到了,何必这么虚伪!还有你,以为用衣袖遮起来就掩盖事实吗?”坐在椅子上,牧均淡漠的说道。

玉华君不由愤懑的望向他,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,才开口道:“阁下倒是真的好修为,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能够如此轻易的击败我了。”

牧均平静的道: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世上的强者本就层出不穷,一山还比一山高,输了没有什么大不了,希望你回去好好修成,早日再来找均,讨回今日之辱。”

玉华君冷然道:“这个你放心,迟早有一天我会击败你,讨回今日耻辱。”

牧均不置可否,目光看向陶道明:“你又来这里,可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陶道明叹了口气:“前辈,沈眉与钱泫璃死了。”

“喔!”牧均轻咦一声,然后掐指一算后,“命数也。”

陶道明道:“此事还需告诉沈庭虚。”

牧均点了点头,道:“他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,待将此事查清之后再告诉他吧。”

陶道明道:“前辈应该知道晚辈此番来意,还请您帮忙调查此事。”

牧均站起来道:“此事与七星圣地有关,关系着都,均也的确该管一管了,此番就陪你走一遭。”

陶道明躬身一礼:“多谢前辈。”

二人谈话之时,玉华君却是在旁生闷气之,同时运转真元消去脸上的红肿,希望尽可能恢复原本的英俊面容。

然而尝试了一会儿,他才发现,自己脸上的伤势具备着一种奇特力量,根本不是自己的真元可以撼动的,只能等它自己慢慢消散。

这一发现让他的脸色越发阴沉了,在牧均与陶道明谈好之后,他板着红肿的脸的说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场约会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急匆匆的走出门去,他还顺手自牧均那里拿了块布,遮住面孔,以防被人看见。

“均的那块布也是很值钱的,他这样不问自取的行为非常不好……”牧均严肃的说道。

陶道明无奈的叹息一声:“前辈您就饶过我这可怜的师兄吧,他毕竟是靠脸吃饭的。”

牧均道:“此人真的是你的师兄吗?感觉与你不是一个类型的人,那个耿三娘亦是同样,很好奇你们的师父又是怎样的一个人。”

陶道明道:“家师玉山老人乃是中土赫赫有名的隐士高人,一生点化过无数人,包括晚辈在内的玉山六子是他老人家的六个亲传弟子,但由于收徒的时间不同,各自的出身、经历也不同,他老人家因材施教,教导我们的方式也不同,所以导致我们彼此的性格也大相径庭。”

“玉山老人,有机会倒是可以见一见……”牧均淡漠的说道,眼中古波不兴。

陶道明道:“相信家师对您这等高人也会有浓厚的兴趣的。”

牧均道:“多余的话就先免了,前去太学院吧。”他微微抬头,目光闪动间,空间一阵变幻,下一刻他与陶道明就都出现在太学院之外了。

“传说中的空间神通?”陶道明惊奇的望向牧均。

后者点了点头,指着前面道:“就是这里了?”

“嗯,咱们进去吧。”陶道明点头说道。

二人走入太学院,顿时引来不少学子围观,牧均在其中看见了一个熟人,却是当初在江上救下的张少炎,后者也看见了他,不过目光却非常惊疑,想来是在想是否是认错了人。

牧均没有管他,由陶道明带路着,缓缓走入太学院里面,而白渊、季言等人亦已经得到消息,走出来相迎。

“陶道明,你请来的前辈高人呢?”看了牧均一眼之后,白渊皱眉的喝问道。

陶道明指着身后的牧均道:“这位牧均牧前辈便是了,他乃是来自东海的绝代高手,功参造化,曾以一己之力镇压北邙山万千恶鬼。”

再次打量了牧均一下,白渊冷喝道:“陶道明,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娃娃,你以为随随便便拉个人来我们就会奉他为前辈高人吗,真是天大的笑话?还以一己之力镇压北邙山万千恶鬼,你们知道东海的北邙山那是什么地方吗?”

“北邙山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,均曾经在那些住过两个甲子。”牧均淡然的说道。

白渊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指着牧均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,陶道明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吗?想找个托来诋毁我太学院,你也找个像样一点才行,在大街上随随便便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,你也敢称高人,实在是荒天下之大缪!”

“北邙山乃是天下阴气汇聚之所,万鬼如潮,凶险至极,他竟说那里山清水秀,此等见识当真浅薄!”

在他身后,诸多前来围观的太学院学生也同时大笑了起来。

其中走来两道倩影,正是前几天去过“衣冠勤售”的杨莳、唐毓雪二人,她们走到白渊身旁,杨莳首先冷笑道:“白副院长,这个人我认识,乃是玉京大街上开裁缝店的小裁缝,他的店名还是叫做‘衣冠勤售’呢!”

“衣冠禽兽,哈哈哈哈!”众多太学儒生们肆意大笑了起来,这让陶道明脸上很是不好看。

牧均却是面色如旧,淡定从容。

突然,他轻一喝:“你们笑够了没有?”

众人都以戏谑的目光望向他,人群之中只有两道目光不同,一个是张少炎,一个是唐毓雪。

他们二人一个脸上布满了焦急,似是在冥思苦想着该怎么帮上忙,他此刻已经确认了牧均的身份,至于另一个,则是一种深沉的平静,隐藏着一抹窥伺。

将这人间百态一览无余,牧均漠然的说道:“刚刚那位杨太师的孙女说的不错,均就是一个开裁缝店的裁缝,店名也的确叫‘衣冠勤售’。”

“但是,在来到这里见识了诸位之后,均才明白了什么叫做‘衣冠禽兽’,多谢教导!”

安徽省儿童医院怎么样
永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
石家庄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
柳州知名白癜风医院
运城正规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